文创产品的“脑洞”怎么开?

发布者:严晓亚发布时间:2019-04-08动态浏览次数:14

这个夏天,在国图典籍博物馆正门口,由数十级台阶构成的巨幅《丑小鸭》插画成为迎接观众的第一道景致。这幅来自罗伯特·英潘的作品,和其他插画一样被制成文件夹与鼠标垫作为展览的衍生品销售。不少观众在观展后,都会选择购买这样价廉物美的创意产品,把插画大师们的童趣和审美带回家。

什么是好的文化创意产品?老百姓自然会用钱包投票、用口碑体现。对于各文化单位和广大研发设计人员来说,要解决的是创意的源头和实现的路径,也就是,文创产品的“脑洞”怎么开。

首先要立足自身优势,突出特点


对于国家图书馆来说,优势在“书”——即3000多万册件典籍。研究我国京剧早期行头与脸谱的珍贵馆藏古籍《庆赏升平》,贡献了一整套彩绘戏曲人物图谱,设计者以此为创意原型创造了状元、公主、哪吒等卡通形象,并衍生出公交卡、书签等数十类文化创意产品,十块钱一对的小门神常常卖断货。

近日,国家图书馆又联合阿里巴巴推出了一款智能书法文具——“翰墨书香”便携式书法文具盒。字帖上所有字都选自馆藏,只要下载软件扫描字帖,就可看到书法名家讲解该字并示范书写的短视频。这款文创产品相当于一个传统文化的智能教育平台,从馆藏的书法碑帖入手后,未来平台还将把馆藏的琴谱和画作纳入资料库中。

而对于江苏的南京博物院来说,优势在“宁”——即南博的文物元素与南京的本地元素。

从南博最受欢迎的民国馆取材,制成书签等一系列贴近生活又颇为文艺的小玩意儿,价格在20元以内,一年能卖出1万多件。从馆藏南朝“竹林七贤与荣启期”模印砖画衍生出的系列玩偶、利用馆藏精品“大雅斋系列”的元素制成的瓷器日用品,到“竹林七贤”冰箱贴、“微服私访”行李牌,都在探索一条叫好又叫座的道路。


要开“脑洞”,还需要“软硬结合”


南京博物院文创部副主任封蕾说,文创产品的销售与展览与社教密切相关,展览展示做得好,对销售的带动作用就强;讲解让观众听得明白又动心,就会提升购买意愿。南博结合特展开始量身定制文化产品,在首个推出的收费展览“法老·王——古埃及文明和中国汉代文明的故事”中,文创产品的销售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为了实现“把博物馆带回家”这一理念,南京博物院文创部在产品设计规划时遵循7:2:1的原则,即平价商品占七成,中档商品占两成,高端精品占一成,从而形成文创产品的合理矩阵。

将文创产品的开发推广与策展、讲解结合起来,不但能为设计者带来开阔的国际化视野,也便于第一时间得到观众的反馈。和《丑小鸭》文件夹、《野天鹅》鼠标垫一样,国图在推出“再遇芥子园——《芥子园画传》与当代绘画名家对话展”时,也集中力量推出了《芥子园画传》的周边产品,不仅仅为了应景、更是为了让更多观众领略这套古籍的本源魅力。只有这样,文物与展览的“硬实力”,才能与文创产品开发的“软实力”此长彼长。


要开“脑洞”,更需补足短板


国家图书馆展览部副主任张立朝说,相较博物馆和美术馆,图书馆的馆藏种类偏少、因而开发文创产品难度也较大;此外,还需要充分考虑以学生为主的读者群体的购买力。各馆单打独斗的局面难以为继,而图书馆之间的文创又有巨大的共通性,经过反复验证可行性之后,国家图书馆将牵头全国几十家图书馆组成文创联盟,以图改变绝大多数图书馆可用资金少、创意产品缺乏的现状。

9月12日,在文化部的指导推动下,“全国图书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联盟”正式成立。联盟将整合各馆力量,建设一个资源、渠道与产品共享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规模再小的地方图书馆都可以共享国图的创意资源与产品,而体现地方历史、民族与民俗特色的文献古籍,也将有更大的用武之地,文创产品将通过这一平台销往全国各地。

为了突破国内博物馆普遍存在的设计能力不足、开发模式较为单一的瓶颈,南京博物馆则采用了多条腿走路的形式。目前,南博的文创产品既有完全自主开发的,也有通过委托、授权有实力的企业进行开发的,还有一部分则采用了代销的模式。

此外,南京博物院还每两年举办一次“博雅杯”南京博物院文化创意衍生产品创意设计大赛,力求激发更多创意灵感、更好地发掘利用馆藏文物资源,六朝瓦当饼干套装、梦寻千年DIY烛台灯在大赛中次第登场。

可以说,每一个“爆款”的背后,都有其开“脑洞”的逻辑。只有充分调动开发创意产品的积极性,深入挖掘文物资源的价值内涵和文化元素,贴近老百姓注重实用性、体现生活气息,才能让文创产品的空间更大一些,才能让出“爆款”的几率更大一些。

小结:文创产业需擅用“活”字诀


所谓“脑洞”,其实是创意的源头和实现的路径。为有源头活水来,各文化文物单位需念好“活”字诀。

其一,元素要活用。每一个“爆款”的背后,都有其开“脑洞”的逻辑。灵感总是源于馆藏文物的文化元素和文化形象。

只有深入挖掘文物资源的价值内涵和文化元素,贴近老百姓、注重实用性,才能让文创产品的空间更大一些、出“爆款”的几率更大一些。

南京博物院在江都王刘非的一位等级不高的妃子墓中,发现了丰富的随葬品,其中一枚带钩有一条小缝,打开后发现内侧居然有互相咬合的四个字“长毋相忘”。设计人员据此推测出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设计了一对可以穿上红绳当吊坠的银带钩,二钩相聚、严丝合缝。这对长毋相忘银带钩如今是南博文创商店与爱情信物有关的文创产品的主打。

假如工作人员止步于发现,而没有赋予元素更多的内涵,何来如今备受情侣青睐的“爆款”?

其二,政策要用活。文创产业是文化文物单位改革创新的突破口。《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鼓励文化文物单位与社会力量深度合作,建立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合作机制,也希望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投入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努力形成多渠道投入机制。

用好政策,需要解放思想。

南京博物院推动形成了“联展、联销”的江苏省博物馆商业联盟,在长江经济带上进行广泛合作,对于共同的文化特质进行联合挖掘和产品研发。国家图书馆打造的“全国图书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联盟”,都是看到了政策的东风,希望借力打力。

而金陵图书馆,更是在当地主管部门和财政部门的支持下,开始了大刀阔斧兴办三产的实践。

应该看到,在文创产业发展的过程中,出现同质化的产品、面临缺人少钱的困境都是必经阶段。在不断前行的路上,用活政策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其三,市场要活学活用。文化文物单位发展文创产业,不仅要解放思想改进管理,还需借鉴企业的先进管理经验,大胆闯出自己的新路。

浙江图书馆副馆长李俭英曾提问,如何在文创领域开展社会合作,图书馆的文化元素由公司加工并经营的话,知识产权归谁?

国图副馆长李虹霖回答她:图书馆作为三产公司的出资人,可以派遣人员履行对国有资产的监管,原封不动的复制品产权归图书馆,新的创意产品需要在公司和图书馆之间进行协商,未来还可邀请第三方对创意产品的资产进行评估。

文化文博单位在延伸产业链条、拓展产业发展空间过程中,会遇到各色难题,惟有以市场的方式和思路来解决市场的问题,才有可能真正培育起新型文化业态。